2018-03-09
7135

野生老虎跟紅毛猩猩的月子餐──榴槤

令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榴槤,營養價值非常高。有多高呢?與其表列一大堆數據跟專有名詞,不如告訴大家,野生的老虎跟紅毛猩猩都懂得吃榴槤當月子餐。取名榴槤,就是「流連」之意,吃完之後令人流連。
榴槤,就是「流連」之意,吃完之後令人流連(圖片來源:pixabay)
一九九四年春天,一個陽光明媚的週日午後,我習慣性到水族館看魚。打開門,水族館的老闆一家人正大啖榴槤,整家店瀰漫著榴槤氣味。我起先憋住氣,十秒、二十秒、三十秒,奪門而出。我完全無法接受那股難以形容的味道。


相信不是只有我這樣,也不是只有台灣如此。有一回花輪送了櫻桃小丸子一顆榴槤。小丸子的家人切開後,全家大爆走,還責怪花輪怎麼送給他們一個壞掉的水果。


隔了不知多久,我在報紙副刊上看到一篇文章。文章大意是描述他的母親是位東南亞籍的配偶,總是會藉由吃榴槤來懷念故鄉。可是他們全家都排斥榴槤的味道,他的母親只能在夜深人靜時,瑟縮一隅,一邊流淚,一邊偷偷品嚐榴槤。當時,還未曾離開故鄉到外地求學的我,也許無法體會這份鄉愁,卻一直記得這篇文章。


後來台灣接受榴槤的人漸漸變多了。我自己也從完全不敢吃,一路進化到不吃榴槤會難過。沒有鮮果吃,會去買榴槤口味的冰淇淋來解饞。還替榴槤寫過不少推薦文。其中一篇〈絕品〉是這麼描述:「在榴槤果實欲裂未裂,隱隱發散香氣之際;正當榴槤果肉甜而不膩,口感滑嫩而不失嚼勁的瞬間。用雙手,
奮力將榴槤果實撕開。品嚐,絕品的好味道!」


榴槤怎麼吃,各有巧妙不同。有人愛鮮食,有人愛吃口感如冰淇淋般的冷凍果肉。但是不管怎麼吃,吃完之後都會在口腔裡留下一股味道。萬一碰到不愛榴槤的人,說話時難免尷尬。刷牙、吃口香糖,完全沒用。唯一的解法,就是利用榴槤的果殼裝水,喝掉。榴槤果肉味道那麼重,榴槤殼竟然什麼味道也沒有,不得不感嘆造物者真得太神奇。


話說回來,榴槤的營養價值真的非常高。有多高呢?與其表列一大堆數據跟專有名詞,不如告訴大家,野生的老虎跟紅毛猩猩都懂得吃榴槤當月子餐。取名榴槤,就是「流連」之意,吃完之後令人流連。真心建議不敢吃榴槤的朋友可以從冰淇淋開始嘗試,沒有品嚐過榴槤的絕世滋味,真的非常非常可惜!


再回到媽媽的鄉愁。我猜想,除了那份獨特的味道,榴槤上市對中南半島的
居民而言,還有一份特殊的意涵──潑水節。


榴槤是熱帶果樹,幾乎全年都會開花結果,如果到東南亞國家旅遊,尤其是馬來西亞,不論何時都可以看到這種水果。不過,台灣的榴槤絕大多數是自泰國進口。泰國跟馬來西亞不同,乾季跟雨季明顯。榴槤產量因此受到影響。


影響植物開花與否,除了日照時間長短,還有很重要的因素是「逆境」,例如低溫或乾季,都會刺激植物開花。溫帶及亞熱帶地區,特別是東亞,冬季也是季。大家往往只注意到溫度對花期的影響,才有春「暖」花開這樣的成語。受到西南季風影響,中南半島的雨季是五至十月,跟台灣差不多。十一月至翌年四月為乾季。雨季時,植物快速生長。進入乾季兩三個月後,榴槤受到逆境刺激,開始大量開花。為了讓種子可以在雨季順利發芽、成長,雨季來臨前,果實陸續成熟。


這樣的季節變化,剛好符合中南半島傣族的神話故事。每年大約四月十三至四月十六是潑水節,代表著新的一年即將到來,也是傣族傳說中,讓土地變得乾旱的魔王被殺死,日子恢復太平的日子。


潑水節過後,中南半島的榴槤上市。經過海運或空運,次月,母親節前紛紛大量出現在台灣的市場上。我相信,榴槤除了是記憶中的好味道,也讓那位新住民的媽媽想起了故鄉的新年,勾起了淡淡的鄉愁。


看不見的雨林─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

漂洋來台的雨林植物,如何扎根台灣,建構你我的歷史文明、生活日常
  • 推文分享:

網友回應

人文與植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