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3-09
2916

誰說叢林法則就是「弱肉強食」?向熱帶雨林學管理

熱帶雨林這一個古老的生態系統,總是出人意料。即便科技發達如今日,它總是可以帶給人驚喜,給予人全新的啟發。
高聳的龍腦香科大喬木登吉紅柳桉,高可逾40公尺。
二○一六年,蔡英文總統發表就職演說,其中我特別注意到一句:「要讓台灣走向『循環經濟』的時代,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。」


「循環經濟」是近幾年來很夯的名詞。可是「循環經濟」究竟是什麼?在我認知裡,這也是人類向熱帶雨林學習到的招式罷了。熱帶雨林,甚至整個自然生態,循環經濟這套方法已經使用了億萬年。而熱帶雨林是執行上最有效率,在有限資源下養活最多生物的生態系統。


循環經濟與回收的概念不同,是一種效法自然生態,零廢棄的概念。所有的資源都可以再循環、再利用。簡單來說就像葉子給蟲或其他草食動物吃,生物鏈中一層吃一層,所有生物的排遺及遺體給微生物吃,微生物分解完了又可以變成樹木的養分。所有養分在生態系中循環,沒有浪費。


過去的經濟模式稱為線性經濟,產生了無窮無盡的垃圾。所以科學家提出了循環經濟這個概念,希望可以取代線性經濟。


不過,循環經濟不是資源回收這麼簡單,還要創造新的價值,讓資源可以不斷地循環再利用,做到零廢棄,甚至創造新的產業。為兼顧能源運用、廢棄物處理、經濟發展,以及自然生態,達成生生不息,永續發展的概念。


概念其實很簡單,二○○四年《從雨林學管理:企業向大自然取經》就曾經提到企業經營可以採取這樣的策略。為了人類可以永遠在地球生存,歐美國家在一九六○年代就開始有這樣的想法。只是「循環經濟」這個名稱一直到二○一○年才出現。


二○一六年,社會企業社群社企流與循環台灣基金會一起在線上策展,製作「循環經濟」專題。二○一七年天下雜誌也有一系列關於國內外循環經濟的成功案例。


不過,熱帶雨林單靠資源快速流動,不斷循環就可以養活這麼多樣的生物嗎?恐怕沒有這麼簡單。


熱帶雨林的植物為了適應環境而演化出各式各樣豐富的生態,包括根、莖、葉、花、果實的特化,跟動物間的合作,還有不同物種間激烈的競爭。這些都是雨林中顯而易見的植物樣貌,植物學家對這些現象描述已久,有些現象描述甚至已超過半個世紀。


然而,對於熱帶雨林生物多樣性—尤其是樹種多樣性的解釋,直到一九九○年代後期,才陸續有科學家從事「儲存效應」的相關研究,並且在近年藉由觀察森林內小樹苗的更新,提出佐證的數據與研究報告。甚至到了二○一七年十月,才由張楊家豪博士完成了第一篇中文關於「儲存效應」的科普文章。


「儲存效應」是什麼?儲存效應是一九八一年科學家所提出的理論,以解釋珊瑚礁生態系中有許多習性極為類似的魚類,之所以能夠共存的原因。後來廣泛被應用於生態學的各領域。簡單來說,儲存效應就是大家輪流使用資源,例如,不在同一時間繁殖,避免競爭繁殖所需要的共同資源。


植物需要的養分,最主要是氮、磷、鉀三種元素。開花時特別需要磷肥。由於熱帶雨林沒有顯著的四季變化,任何時間都適合開花結果。不同的樹種將開花結果的時間錯開,有助於降低彼此之間的競爭,如此便允許更多樹種同時存在熱帶雨林之中。繁殖是如此,生長同樣也是如此。雨林裡沒有任何一個物種會特別強勢,或是每年都長得特別好,而是大家輪流長得好。


儲存效應是可量化的。熱帶雨林儲存效應特別明顯,物種特別多。相反地,緯度越高,季節變化越明顯,儲存效應越弱,物種多樣性也跟著降低。


除了在一年中錯開繁殖的時間點可以解釋儲存效應。我認為,開花的頻率也
可以作為儲存效應的佐證。


每種樹木選擇不同的「開花頻率」,是熱帶雨林裡才有的現象。如十字葉蒲瓜樹,一年可以開數次花,但是完全沒有規則可言。而砲彈樹則是一年到頭都在開花,只是開幾十朵跟開上千朵的差別。大家熟悉的黑板樹,或是油桐花、石栗、風鈴木之類的植物,通常一年開兩次。巴西橡膠樹一年開一次,但是花期可以長達數個月至半年。榴槤、吉貝木棉、大葉桃花心木一年通常開一次,一、兩個月花期便結束了。而龍腦香就更特別了,每二、三、五年,甚至七年才開一次花。竹子,或是某些棕櫚,甚至一生只開花一次。


樹種的多樣性造就了開花頻率的多樣性,開花頻率的多樣性加成了樹種多樣性的存在。


一般而言,較大的樹,占據較多的土地與陽光,獲得養分與資源的機會較多,通常更容易開花結果。可是在熱帶雨林裡,似乎不完全是如此。如亞洲熱帶雨林最優勢也最高大的龍腦香科植物,它們不見得會年年開花。


過去科學家解釋,龍腦香開花跟聖嬰現象有關。聖嬰現象造成的乾旱,會導致雨林裡樹木大規模開花的現象。此外,每隔質數年才開花,也可以避免演化出以該種子為食的動物。這些解釋當然沒有錯,然而,熱帶雨林中很多大樹仍舊年年開花,只是在聖嬰年開花較盛。即便有動物會取食種子,巴西栗仍然演化出巧妙的對應方式。為何偏偏要選擇減少開花次數這樣的生存策略?


大私無私,我由衷相信,是雨林王者龍腦香刻意把開花結實的機會「讓」給了其他樹木。龍腦香的「高度」不需要與其他植物「爭」。


就我個人觀察,那些能夠長成突出樹的龍腦香科樹木小苗,無法離開熱帶雨林獨自存活。經過數千萬年的演化,這些小苗為了適應雨林幽暗的環境,具有較一般樹木更長的幼苗期,需要雨林上層樹木的保護。雖然這些樹木有一天會成為突出雨林之外的王者,但是它們選擇跟雨林中多樣性的樹木共存。


與其將儲存效應解釋成輪班制度,大家輪流使用資源,輪流當不能生育的值日生。我更傾向將儲存效應稱為雨林裡的社會福利結構。雨林中最高大的樹木主動減少資源攝取,讓更多矮小的樹木有機會繁衍。


就彷彿金字塔頂端的企業主,提供更多資源,協助改善貧窮、環境汙染等問題;或是政府訂定社會福利制度,保障基層人民的生存等基本權利,讓更多人可以共存、共好。


「弱肉強食」總是被視為叢林法則。「適者生存」或「物競天擇」的說法更在二十世紀初造成廣大的影響。但是二十世紀結束前,雨林卻用它的多樣性來告訴人類,資源共享與循環利用,相較於競爭,才是可長可久之道。


熱帶雨林這一個古老的生態系統,總是出人意料。即便科技發達如今日,它總是可以帶給人驚喜,給予人全新的啟發。保護雨林,不只是為了那些生物,也為了雨林可帶給我們更多反思的智慧。
看不見的雨林─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:漂洋來台的雨林植物,如何扎根台灣,建構你我的歷史文明、生活日常

●延伸閱讀
原來這些生活用品都來自雨林!──豐富人類文明的雨林植物
  • 推文分享:

網友回應

人文與植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