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7-31
2552

人家遛狗我曬盆栽~帶著薄荷去曬太陽

這回我選擇了香草中對於環境、光線需求最低的薄荷家族,「荷蘭薄荷」雀屏中選,理由是氣味清爽,而且是大家生活中熟悉的味道,翠綠的葉色給人生命盎然的感知。沒錯,它真的是香草大使,無往不利的先鋒,每每都能讓大家欣喜。
薄荷是人見人愛的香草大使
阿龐(化名)是位精神障礙學員,年過30,這是他第一次參加社區團體課程。在媽媽的陪同下,他準時出席每一堂課,媽媽處處謹慎地照顧引導,看來也成了他不需表達需求想法的生活模式。雖然明顯感受到媽媽的呵護力,但∼這對他是好的嗎?對媽媽而言又失去了哪些?我當下就在思考這兩點。這些無微不至的關愛,成了彼此生活中有形無形的阻礙。


讓聞者欣喜的香草植物

這是一場10人的團體課程,我在事前取得每位學員初步的特質資料,也規畫好課程主題,但我知道課程必定會不斷地修正,因為人是活的,季節是多變的,課程氛圍也會改變內容和進度。


這回我選擇了香草中對於環境、光線需求最低的薄荷家族,「荷蘭薄荷」雀屏中選,理由是氣味清爽,而且是大家生活中熟悉的味道,翠綠的葉色給人生命盎然的感知。沒錯,它真的是香草大使,無往不利的先鋒,每每都能讓大家欣喜,炒熱課程氣氛。這次荷蘭薄荷一如往常地平實出場,學員換盆移植時,它淡淡的香氣,便讓每位學員心生愉悅。


陪薄荷去曬太陽

課程結束前,我再次說明照顧的方法,阿龐的媽媽就提出了擔心,因為他家幾乎沒有提供光源的戶外環境,我便提議:「可以『帶』荷蘭薄荷出門曬陽光∼重點是這件事阿龐你要參與喔!」我這句話,他聽進去了,隔天早上媽媽在忙,便讓他一個人先拿盆栽下樓去曬太陽(他們家是住在公
寓的五樓)。但時間過了有點久,阿龐沒返家,這可讓媽媽焦急了,趕緊出門找人。


到了樓下,才發現阿龐正與荷蘭薄荷盆栽一起曬太陽,媽媽看他一頭汗,唸道:「憨兒子,啊盆栽放著曬就可以回家了,站在這做什麼,那麼熱!」結果阿龐說:「不行,我要看著,不然會被別人拿走、會不見⋯⋯」隔週聽到媽媽分享到這段,我跟媽媽說:「太好了∼妳看他很有責任感,而且他做適度日光浴是有益的。」(事後我才得知,這是阿龐第一次離開媽媽視線,自己去做一件事。)


我才剛跟阿龐媽媽說完,又出現了狀況,今天課程要組裝上週的薄荷盆栽,成為一個娃娃作品,但媽媽忘了帶,這下怎麼辦?媽媽好慌張,之後立馬說:「我回家拿,10幾分鐘就到家。」我看了阿龐問他:「盆栽沒帶,媽媽回家拿,你留在教室聽我上課等媽媽回來,可以嗎?」他點頭並說「好」,就走到他的位子坐下,媽媽還耳提面命地說:「要乖乖聽老師上課喔!」重複了數次才回家,半個多小時之後,媽媽回來了,阿龐真的穩穩地在位子上聽講,看我示範,這又是一次短暫與媽媽分離,但他的情緒很穩定,沒有慌張或擔憂。


媽媽趁孩子上課時間小憩

兩週後媽媽因為是慈濟關懷戶,上人來到台中必須出席,但又不捨錯過課程(哈哈∼她說課程太精彩了,捨不得缺席),後來折衷方式是,媽媽先將阿龐載來教室,由社工陪伴上課前的時間,媽媽去參加活動,下課再回來接他。若讓社區的個案參加課程活動,這兩、三個小時對照顧者而言,何嘗不是一種喘息服務呢?


這天阿龐一如往常地參與課程,且和我們的語言及互動增加(因為媽媽不在身邊),操作到一半,他還主動跟我說想去廁所,才離開教室,回來後又繼續認真製作自己的作品,旁邊的同學還因為不會做而找他幫忙,阿龐看一看,拿過來幫他做好,然後還給他。看到他們互動的這一幕,我好受鼓舞,看見他們同儕間的互動與互助,看見無法片刻離開媽媽身邊的阿龐,也可以學習獨自在團體中學習,接受同學的求助並完成。媽媽在課程前,擔心孩子沒辦法參加課程,也擔心他有暴力傾向,(但事實上三個月的課阿龐都很穩定,溫溫的)。


還有續集,兩週後的課堂,我來到教室,沒看到阿龐的媽媽,心想她可能等一下會進來,但是直到下課前收拾,媽媽才進到教室,頻頻跟我說「不好意思」。我一頭霧水,她說:「我齁∼都睡不好或失眠,剛剛在教室外的沙發睡覺,就睡到現在,啊都沒上課沒幫忙,對不起ㄋㄟ,啊我想說阿龐可以自己在教室上課,我就趁機休息一下⋯⋯」我趕緊說: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阿龐很認真上課,也很有禮貌
喔!」


照護者的辛苦容易被自己和旁人忽略,他們也需要被關懷,更需要喘息服務。在這個生命故事裡,我看見媽媽的愛與無助,同時也更加理解:適時地「放手」很重要。團體活動提供了相似境遇的夥伴,有個情緒出口及互相扶持的力量。適度的責任賦予,給了阿龐學習獨立與的機會,他擔心盆栽會不見,意味著責任感的提升。每個生命都有著無限的可能,只要我們願意帶著∼「相信」。
荷蘭薄荷讓阿龐有照顧他者的機會
‧參與對象:社區型情緒障礙者團體
‧課程目標:社交能力提升、增加戶外活動機會
‧關鍵啟動:身(觸)、視、嗅、味→心
‧運用香草:荷蘭薄荷


【提供一個「被需要」的機會】
精神情緒障礙者,更需要「陽光、空氣、水」等自然養分的滋潤,植物照護增加了戶外接觸的機會,促進血清素的分泌,提高社會適應的能力,最重要的是透過栽培植物,獲得照顧他者的使命感,與被需要的存在感。如果因為認為「他只需要被照顧」,所以提供無微不至的全方位服務,從沒試著讓他們參與、學習,是否剝奪了他們生命的體驗機會,與自我展現的可能呢?
●《園藝治療:香草療癒你我他》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92060


●延伸閱讀
香草療癒要注意的四件事
  • 推文分享:

網友回應

庭園綠設計

花草達人

綠色小旅行

花生活佈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