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6-24
644

懷舊的童玩植物──紫花酢醬草、含羞草、大王椰子

童玩,是那個沒有電腦、沒有手機遊戲的年代,孩子們的共同回憶。不僅考驗手藝,也考驗創意。校園中、郵票裡,都還找得到這些懷舊的痕跡。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,這些植物名稱、來源、童玩,不知道是否也將逐漸被遺忘。
紫花酢醬草是以前孩子的童玩。(攝影:胖胖樹)
初上小學時,曾跟著堂哥還有《漢聲小百科》的主角一起集郵。印象特別深刻的是,郵局曾發行一系列的童玩郵票。其中,一九九二年四月的童玩郵票,有一張是鬥草,而這套童玩郵票小全張的主圖,以及郵票小冊的封面,就是鬥草的主角紫花酢醬草。這種取材容易、規則簡單的小遊戲,許多人都有玩過,應該也算是一種懷舊吧!


郵票是郵資的憑證,世界上第一張郵票於一八四○年在英國發行,因為使用便利,很快就在全球普及。台灣則在劉銘傳擔任巡撫後,隨著郵政總局的設立,於一八八八年發行第一張郵票。由於郵票上頭印有當地相關的動植物、風景、建築、人物、特產等豐富的圖案,加上其變現性與增值性,成為全球性的蒐藏品。甚至還出現「集郵三益:怡情、益智、儲財」這類鼓勵大家集郵的標語。時至今日,雖然通訊習慣改變,但全世界郵局每年仍舊會發行各式各樣的郵票。


就我觀察,我國發行的郵票當中,水果、花卉、童玩等主題都曾多次發行。其中源自拉丁美洲的植物包含了前面介紹過的釋迦、芭樂、番茄、木瓜、鳳梨、火龍果,還有藏在童玩郵票裡的紫花酢醬草。
童玩郵票主圖就是紫花酢醬草。(攝影:胖胖樹)
在農村時代,物質條件還不是那麼富足,童玩多半就地取材製作而成,像是大家較熟悉的筷子槍、紙飛機、牛奶罐等,當中有很大一部分,其實都跟植物有關。


依我個人的經驗,小時候玩過的拉丁美洲植物,除了鬥草的紫花酢醬草,還有製作彈弓的芭樂樹幹、細長適合編蚱蜢的大王椰子葉;完全不用加工就可以玩得不亦樂乎的含羞草;花朵榨汁後,可以塗指甲或當口紅使用的煮飯花;當做竹蜻蜓玩的大葉桃花心木種子。另外,嘉義植物園的巴西橡膠樹種子,花紋美麗,也是當地孩子常撿拾來玩的「燒子」。


南宋文人陸游〈農家〉詩中寫道:「互笑藏鉤拙,爭言鬥草贏。」取材簡便的鬥草遊戲古代便有,相傳是端午節的習俗之一。用草互相勾連、拉扯,比看看誰的草韌性最強。相信這是所有童玩中,「懷舊感」最強的一項。不過,古代鬥草用的植物,應該是歐亞地區常見的大車前草的花梗。後來不知怎地,紫花酢醬草的葉片漸漸成為鬥草的主要材料。


台灣可以見到的酢醬草有不少種,其中,一九○○年代才引進做為觀賞植物的紫花酢醬草,因為無性繁殖的能力強,較為耐旱,加上葉片大又好辨認,應該是目前平地最常見的種類。


除了用來鬥草,大家常提到的幸運草,就是紫花酢醬草四葉小葉的突變。這種植物也可做藥用,有清熱解毒、止痛、治蛇咬、月經失調等功效。全株可食用,清炒、煮湯皆可。花朵還可以油炸做點心,真的是用途多多。
路邊與野外常見的大片紫花酢醬草。(攝影:胖胖樹)
校園,大概是小朋友最容易接觸植物的地方。下課時間,玩伴坐在學校走廊或涼亭上鬥草,那時候學校操場都是草地,跑道都是紅土,而操場上總有許多含羞草。


不用解釋,大家都知道怎麼玩含羞草,有時候甚至連大人都可以玩上好一陣子。它是少數可以藉由水分流動,快速將葉片閉合的植物,專業一點的說法稱為觸發運動。林奈在一七五三年替它命名,其屬名Mimosa源自默劇mime一詞,而種小名pudica則有害羞或萎縮的意思,兩個字都與它的葉片可以快速閉合的特性有關。


不過,含羞草的觸發運動,其實會大大影響光合作用的效率。之所以演化出這樣的現象,一方面是要嚇跑植食動物,一方面則是減少整個植株的面積,降低被植食動物看到的風險。說到底,一切都是為了生存,而不是為了讓大家玩。


如此惹人憐愛的療癒系小草,一七○三年孫元衡《赤崁集》中描寫:「羞草葉生細齒,撓之則垂,如含羞狀,故名。」還替它做詩:「草木多情似有之,葉憎人觸避人嗤。也知指佞曾無補,試問含羞卻為誰?」


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含羞草是台灣原生植物喔!含羞草同樣也是荷蘭帶來台灣的拉美植物,而且是小灌木,不是草啦!它跟銀合歡一樣具有含羞草鹼,都算有毒植物。在台灣民間傳統草藥使用上,含羞草有清熱利尿、消炎止痛,以及止咳化痰等功效。據說還可以用來治療骨刺、安眠、流鼻水。台灣以外,中美洲與印度阿育吠陀,也都將它視為藥用植物。
含羞草被觸碰時會將葉片閉合。(攝影:胖胖樹)
小花、小草之外,校園裡常見的大王椰子也是孩子們的玩具。不僅長葉可經巧手編成蚱蜢,連它巨大的葉鞘也會被小朋友拿來坐在地上滑。但也因為葉片又大又重,掉落後容易砸傷人,是許多老學校傷腦筋的樹種。


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,日本為了滿足對熱帶的想像,引進並栽培了許多棕櫚科植物,營造婆娑椰影。當中,大王椰子應該是栽種最多、最具代表性的種類。一八九八年,日本新宿御苑園藝家福羽逸人率先自日本寄贈種子,可惜未能培育成功。一八九九與一九○二年,曾引進瓊麻的今井兼次,又自夏威夷引進大王椰子,終於培育成功。


時至今日,許多學校、公家機關,甚至菸廠的入口兩側,都可以見到成排的大王椰子。而這個獨特的景觀,成為我到各地演講的重要線索。只要觀察校園裡是否有大王椰子,大概就能斷定學校創建的時期,藉此跟老師聊聊學校的歷史,還有這種植物對大家造成的困擾。
台中菸廠前的大王椰子。(攝影:胖胖樹)
童玩,是那個沒有電腦、沒有手機遊戲的年代,孩子們的共同回憶。不僅考驗手藝,也考驗創意。校園中、郵票裡,都還找得到這些懷舊的痕跡。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,這些植物名稱、來源、童玩,不知道是否也將逐漸被遺忘。
被遺忘的拉美──福爾摩沙懷舊植物誌:農村、童玩、青草巷,我從亞馬遜森林回來,追憶台灣鄉土植物的時光

●延伸閱讀
炒玉米粒、玉米殼窯烤,在厄瓜多重新認識番麥
番茄台語為何叫「臭柿仔」?番茄如何從裝飾品變常見蔬果?
  • 推文分享:

網友回應

人文與植物